搜索

巴新散记

[复制链接]
查看: 24|回复: 0

2945

主题

3816

帖子

9万

积分

管理员

网站创始人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3340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7-10-8 11: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DU YUEHUA

    巴布亚新几内亚是位于大洋州的一个美丽的国家,物产丰富,气候宜人。一年没有春夏秋冬,只有旱季和雨季。旱季比较凉,夏季较热。常年气温波动在25—33°C,非常舒适。作为中国援巴布亚新几内亚医疗队队员,我们来巴新工作、学习和生活已近一年了,对这个美丽的国度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既熟悉又陌生,既亲近又疏远,既喜欢又讨厌。这里的人民友好淳朴,热情好客,但是非常懒散,随意,没有时间观念。如果你请当地人吃饭,你得有思想准备,哪怕是部长级的官员,迟到一小时,就算是很守时的了。有时等了几小时不见人,你打电话去一问,客人不来了,因为身体不舒服或是有别的事。能给你一个答复还算好的,多数情况是根本不知道客人在哪里。巴新人的思维比较原始,但巴新的制度比较先进。因为,巴新是由澳大利亚托管的英国殖民地,1975年独立后,一直沿袭澳大利亚的管理制度。先进的管理制度与落后的思维方式的并存的矛盾,常常让人感到困惑与无奈,也因此闹出了一些啼笑皆非的故事。在巴新一年的经历,给我们留下了永远的记忆。

乘飞机

    在巴新,最大最好的机场算是首都莫尔兹比港的机场。它分国际和国内两个通道,有正规的侯机厅。国际航班很正规,也较守时。国内航班就不一样了,随意性大。国内航班大多数是小飞机,只有十几个座位。巴新的大多数机场是非常简陋,没有侯机室,没有正规的跑道,飞机就停在草坪上,签票就在飞机旁,工作人员用笔划一下就行了。如果一个座位签了几张票,你千万不要大惊小怪,反正上了飞机也是乱坐。小飞机颠簸得很厉害,但飞行员的技术很好,很少发生空难,有惊无险。

    第一次乘坐国内航班是我们去巴新的旅游城市—马当。来巴新三个多月了,因为社会治安不好,一直是医院—驻地两点一线的生活。大家都盼望着这第一次的出游。早晨6:10分的航班,大家4点多钟起床,5:10分就到了机场。到签票台一看,本次航班的票已签完,还有几十个乘客没签到票。原来,只有70个座位的飞机卖了120张票。先到就签,后到就改航班。无可奈何,我们只好打道回府。问起当地人,他们很不以为然,早已习以为常了。有了第一次的教训,第二次乘机我们很早就到机场,才得以成行。

遭遇Rascal

    Rascal是强盗、土匪的意思。刚到巴新,中国大使馆的领导给我们上的第一课就是安全教育。近几年,巴新的政局不稳,经济滑坡,治安情况非常糟糕。与Rascal有关的案件大幅度增加,监狱爆满。在巴新没有遭到Rascal袭击的中资企业几乎没有。因此,安全对于我们是头等大事。安全这根弦我们绷得很紧。大使馆对我们明确规定,任何人出门必须坐车,哪怕只有半分种的路程也不能步行,也不单人出门。巴新的Rascal有他的特点:一是只要能抢到钱,就不会伤人身体;二是不偷东西;三是很少翻墙入室,大都是破门而入。因为Rascal懒,偷东西需要练技术,Rascal既没有耐心又没有那么聪明。虽然巴新的围墙较矮,墙上的铁丝网也不是那么结实,但Rascal还是嫌翻墙太费事。所以,出门带些钱,可以防身。但也不能露财,否则一定被抢。来到巴新半个月的时候,刘大夫和另外两个华人一起到集市买菜。他的体恤衫口袋里放了钱,当他蹲下讲价时,兜里的钱露了出来。当他们买好东西朝停车场走时,三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围了上来,其中一个伸手将他衣袋里的钱拿走。刘大夫下意识地一把抓住那只拿着钱的手,有几个人立刻围了上来。刘大夫才意识到他是身在巴新,马上松手,几个年轻人飞快跑了。回到驻地,说起这事,刘大夫心有余悸。打那以后,刘大夫再也不敢去那个集市了。

嚼槟榔

    嚼槟榔(Betelnut,当地语叫Buai)是巴新民族的一种消遣方式。在这里它普通得和在其它国家抽烟一样,所不同的是,抽烟是先吸烟,而后再吐出烟来。槟榔是用牙嚼,吐出剩在嘴里的残渣,而后在残渣到达的地方留下一块红色的纤维和液体的凝固体。

    和抽烟一样,槟榔有许多弊端。它会染红你的手指、牙齿,还会玷污建筑物,污染环境;一旦沾上,就会上瘾(尽管许多嚼槟榔的人会否认这个事实)。大多数不嚼槟榔的人非常讨厌这一习惯,称它为粗俗、肮脏的习惯。嚼槟榔的巴新人常以槟榔起誓,而嚼槟榔的外国人则不。一个槟榔大约20脱依(约合人民币0.4元),那些买得起的人,一天一般嚼一打槟榔,有些人一次嚼两个。和抽烟一样,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嚼槟榔没有年龄限制,但我们看到,儿童在很早就开始模仿大人嚼槟榔。

    槟榔形似一个大橡子,绿色或黄色。他可以是一种兴奋剂,让人精力集中,精力旺盛(一些老板见当地雇员上班时无精打采,就会给他们一个槟榔,以提精神);如果你第一次嚼槟榔,它可能会让你头晕、恶心---。根据巴新专家的鉴定,槟榔是一种可以用来充饥止渴的好东西。槟榔壳可以起牙刷的作用,分享槟榔还是一种很好的待人接物的方式。有时朋友见面时,会说:“你好,伙计,我给你买个槟榔吧。”它还常用来巩固部落间的和平谈判,也是魔法师的有魔力的饮品中的一种重要材料。不管槟榔有什么性质特点或弊端,它在巴新十分普遍。据报道,仅在首都莫尔兹比港,每天就要消费180,000个槟榔(10年前的统计),而且,消费量还在不断增加。

    嚼槟榔有一套固定的程序。首先,用牙齿咬开槟榔,理出里面软软的果肉,进行咀嚼。槟榔肉嚼起来脆脆的,味似未成熟的香蕉。在快速嚼过几遍后,将咀嚼过的槟榔噻到一边嘴里包着。然后拿一根芥末(Daka)在石灰里沾一下(一般后两样东西是和槟榔一起卖的),放在嘴里和槟榔一起嚼。石灰让槟榔变成了红色。这种红色的纤维和液体的混合物被随意吐到地上、墙上、建筑物上、楼道里、或是任何唾沫可以到达的地方。有时开着车行使在公路上,没准什么时候,就会从天而降一团红红的东西,定睛一看,原来是旁边车里的人嘴里喷出的槟榔残渣。

    总之,不管外国人喜欢不喜欢巴新人的这种消遣方式,它已成为巴新文化的一部分。我们医疗队的部分队员为了好奇,亲自体验了嚼槟榔的滋味,没有体会到特别的味道,但嚼过之后,口里残留淡淡的清香。

马当游

    马当是巴新的一个省会城市,它被誉为是南太地区一颗隐藏的明珠,是热带地区最漂亮的城镇。它以部落文化、优美的风景、友好的人民以及富有魅力的潜海而著称。

    我们一行六人慕名来到了马当。一到那里,我们就领略到了马当人民的热情好客,所到之处,当地人总是友好地和我们打招呼、问好,主动帮忙,完全没有在首都莫港的那种对安全的担忧。在那里,我们可以轻松地欣赏那里的美景,在海边散步、嬉戏,自由自在地逛当地的市场,让我们几乎忘了我们是在巴新这样一个社会治安极差的国家。晚上在海边餐厅,听着当地人用民族乐器演奏的民族音乐,伴着涛声,沐浴在海风中,呷着啤酒,品偿着各种海鲜---龙虾、生蚝、金枪鱼、barnamundi(一种只生活在巴新和澳大利亚海域的鱼)等名贵海产品应有尽有,真是惬意。

    当然,在马当给我们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潜海看珊瑚的经历。到马当的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因为我们要去大家向往已久的玻璃海看珊瑚。船在海上大约行进了二十多分钟,来到了一片清澈见底的海域,那就是我们早就听人们说过的玻璃海。大海,对我们这些生长在内陆、只见过江河、很少见到大海的人,就像歌里唱的,书本里写的和在莫尔兹比港看到的一样,是蓝色的、一望无际的大洋。可眼前的大海让我们惊叹,用蓝色的海洋远不能描述它的美丽,它让我们这群内陆人心潮澎湃,激动不已。远处的海水在蓝天的映衬下,是湛蓝的大海;近处的海水是绿波荡漾,波光粼粼,珊瑚成群的地方,海水又略显深绿;银色的沙滩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耀眼。难怪人们称这里为“玻璃海”,站在船上我们就能清楚地看到海里的珊瑚和游弋的热带鱼。而潜在海里看到的珊瑚可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一些游泳好的早已换上了游装,戴上snorkels(潜游用的出气管),跳进了海里,开始潜到水里欣赏珊瑚。水性不太好的人犹豫着是否下海,可是从海里传来的同伴的惊叹声让他们再也忍不住了,他们不想失去一旦错过也许就永不再来的机会,他们更不想留下终生遗憾。他们在当地人和其他队员的帮助下勇敢地投入了大海的怀抱。哇!后下水的几个队员惊呼了起来,别以为他们只是为海底的美景而感叹,也因他们的脚给珊瑚扎伤了。由于珊瑚群很大,且在浅水区,稍不留神脚就会蹭到或踩到珊瑚,所以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划伤、扎伤,伤口浸泡在海水里很疼。不过,能欣赏到那样的美景,这点伤就不算什么了。他们戴上了他们的snorkels,一头扎进了海里。哇!呈现在眼前的海底世界让大家目瞪口呆,比我们在电视里看到过的海底世界更精彩。珊瑚丛生,有的像菊花,有的像蘑菇,还有的像大白菜…,红的、绿的、黄的、紫的、白的…真是形状各异、色彩斑斓,让人目不暇接,五颜六色、大大小小的热带鱼自由自在地遨游在珊瑚丛中,我们置身在这奇妙的大自然中,激动不已。大家在兴奋和惊叹中飞快地过完了一个小时。在船夫的再三催促下,大家才依依不舍、带着遗憾、带着一定要重游此地的愿望离开了。

    在马当,我们还参观了当地较原始的村落。那里的房屋都是全木结构的吊脚茅草屋,屋内简单得没有一件家具,吃的都是大自然赐予他们的椰子、香蕉、芒果、木瓜等热带水果,只有少数有钱的人才能买一点大米。我们还观看了村里人的制陶技术,当地村民的singsing队表演的民族舞蹈,欣赏了热带丛林的风光。

    总之,这次旅行让我们大开了眼界,大饱了口福,而且对巴新美丽的风光、巴新人民的生活也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算数

    巴新人的算数方法较原始,但也较准确。记得我刚到巴新首都莫尔兹比港总医院口腔科上班,在与护士闲聊时,我问她科里有多少医生,她很认真的掰起手指数人数,手指数完又用脚趾。然后,很慎重的告诉我:19个医生。我很惊讶,一个文化程度不低的护士居然用这种计数的笨办法。时间长了,也就见惯不惊了。即使是专门从事计算工作的人也是一笔一笔的收账,而不用合计。就拿我们每月交电话费来说,六部电话的话费,我们只要一张收据就行了。可是巴新人不这样收费。他不是六张单子相加了收,而是一笔一笔的收。在超市也是这样,很少有收总和的。如果哪一天遇上了,我们简直就感觉遇到了特别的聪明人。

2003年8月

服务华人社会,打造交流平台,架设中巴新友谊金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热门图文
精华帖子
热门图文

  ©CopyRight 2016 巴新中文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22430  技术支持:金纯.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